当前位置:首页 > 品牌人物 > 名人观点 >

宋卫平:要“理想”还是要“市场”?

2014-08-25 14:18 来源:未知 点击: 我要评论( )
字号:T|T

        在寒风凛冽的房地产业冬天,宋卫平的隐退似乎有着别样意义。

  这位以偏执和嗜赌著称的企业家,围绕他的身上有着太多的争议和不解。弃绿城建蓝城,他被外界赋予了凄凉与伤感色彩。个性独特,让他成为一代枭雄,却注定无法成为集大成者。

  如今,蓝城架构逐步成形,回望绿城和宋卫平的一路惊险和千回百转,似乎难用成败二字盖棺定论。赢得一身自由的宋卫平,似乎远离了地产行业,但是,他的故事仍在流传。

  浪漫赌徒遭遇无情市场

  年近60的宋卫平头发已经花白,胖乎乎的脸总是堆满笑容,说话时眼睛近乎闭着。他自认聪明,热衷棋牌,面对上百家媒体淡然承认自己是个赌徒,“赌博是一种诱惑,那是高智商的事情,我挡不住这种诱惑。”

  如果把市场也看成一场赌局,他把筹码全部压在了产品品质上。过硬的品质也的确让宋卫平开局得胜。“绿城通过两个项目建立了市场地位,一个是九溪玫瑰园,从此树立起高端品牌的标杆;一个是杭州桂花城,将过硬的产品质量面对大众,让更多的人认识绿城。”杭州双赢机构总经理章慧芳对网易财经介绍。

  外界流传着众多他对产品品质严苛到极致的故事,在追求效益和周转速度的地产行业,他用产品阐释并坚持着自己独特的价值观,即事物自有其理想状态,要按它最理想的状态去努力,惟其如此世界才能变得更好。

  然而市场并没有给这种理想报以过多温情的回应。

  2008年,“抑制不合理需求,防止房价过快上涨”的政策基调确立,高端楼盘首当其冲,绿城资金危机来袭,甚至在2008年末现金额仅有17.18亿元,一度被逼到破产边缘。

  很快,政府抛出四万亿救市,绿城化险为夷,也许是绝处逢生的刺激让宋卫平想“赌一把”,在那个房企人人自危的时代,宋卫平却逆势而动,狂抛400亿在全国拿地。

  然而,危险再度来袭,2010年“史上最严”调控政策让绿城再次面临资金困境。数据显示,截止2011年上半年,绿城总负债达350多亿元,其中一年内到期的银行借款和其他借款高达135亿元,约占40%。

  彼时,绿城不得不“断臂求生”,通过卖项目回笼资金,并通过引入九龙仓度过资金危机。之后的路,绿城变得不再激进。在现金已经充裕的情况下,2013年仍然只进不出,拿地也是跟其他公司合作,成本有限。

  让人意想不到的是,就在绿城走得颇为稳妥之时,这个具有传奇色彩的产品教父,转身离开。

  2014年5月23日,融创中国发布公告证实宣布,将斥资62.98亿港元收购绿城5.24亿股股票,占绿城全部已发行股票的24.313%。收购完成后,融创中国和九龙仓并列为第一大股东,融创中国和九龙创的持股比例同为24.313%。宋卫平退居小股东,持股约10.473%,寿柏年持股比例为8.086%。

  对于宋卫平离开缘由,外界众说纷纭。不过,有一点可以认定,绿城在政策调控中屡屡受挫,与其定位中高端的产品线密不可分。但在上海中原研究总监宋会雍看来,坚持中高端产品线并不是绿城的核心症结所在,绿城的问题是没有在关键时点做好应对市场风暴的准备。

  恰恰是这种“见风使舵”商人思维的缺乏,让宋卫平被公认是文人而非商人,文人是不谈钱的。杭州房地产圈内人士对宋卫平印象深刻的一句话是“钱不是问题”,问题在于,在房地产界,资金链和成本控制恰恰是企业的生存命脉。

  那场融创收购绿城的发布会,更像是宋卫平的告别演讲,在发布会最后,宋卫平情绪激动,痛斥市场环境,甚至大骂政策制定者是猪。

  宋卫平将失败归于政策的“愚蠢”,他当然要愤怒,政策没有成全他浪漫的理想,残酷的市场现实容不得他的“乌托邦”。若以企业发展规模论英雄,这几年他是败了的,他自己在对外界回应时也并不避讳自己对彼时决策的后悔。

  他说自己越来越看不懂这个市场,“不如舍去,赢得一份自由。”

  文人情怀掣肘企业制度

  宋卫平是绿城的灵魂人物,当他宣告隐退时,市场质疑“没有了宋卫平的绿城,还是绿城吗?”“绿城的规模已经很大,还是上市公司,却仍然是老板文化,这很不可思议”,当地一位业内人士对网易财经表示。

  宋卫平颇有文人情怀,在业内流传着绿城招工的一则笑谈,宋卫平对应聘者出的一题是,对《论语》里“春服既成,冠者五六人,童子六七人”那段古文的理解。

  所谓成也萧何败萧何,文人的偏执和豪迈,成就绿城品质房企标杆的行业地位,可也掣肘着绿城发展。

  更深层次来看,文人的情怀和个性让绿城的发展缺乏现代企业管理制度。“绿城的整个发展体现的是老板意愿,说到底,还是宋卫平不够理性,过于英雄气概”,杭州某业内人士对此评价。

  据了解,宋卫平在绿城说一不二,在项目决策和运作上,也亲力亲为,绿城团队唯他马首是瞻。他就是绿城的国王,没有人能挑战他的权威。然而,强势导致了组织创造力的萎缩,而这也可以解释出,绿城为何一直没有从内部培养出接班人。

  在宋卫平的世界里,市场就是一个江湖,首要的是道义,而非规则。在资本市场上,也只有宋卫平能说出来,“总有比股权大的东西,天就比股权大。”

  但是,这终究是个靠制度和规则说话的现实社会。

  “当市场发生变化时,老板文化的企业就容易不够灵活,不够去引导适应市场”,杭州双赢机构总经理章慧芳表示。

  章慧芳认为,在企业规模发展小的时候,其实是老板文化更有优势,到了一定规模,职业化的团队可以把老板解放出来。“多年的亲力亲为让宋卫平累了,退休也是一种必然。”

  此外,团队职业化的可复制性让企业在发展后期更容易实现平稳过渡,而老板文化的不可复制性也往往受到质疑。

  不过,老板文化也有着无法替代的优势。

  “对于老板文化的地产公司来说,老板经常把项目当做自己的孩子,这也是浙江地区的楼盘往往做得精致的原因,所以外来品牌在浙江只能成为资本大鳄,成不了品牌大鳄”,章慧芳解释。

  职业化发展到后期,也往往会演变成一种模板化的操作,后期会变得僵化。“每个公司最终都会越来越走向现代管理模式,关键在于对董事长要有制约,绿城恰恰就缺少这种制约。模式无所谓好坏,但监督和制约在企业发展中举足轻重,每个公司失败都存在不同的问题,但成功也有一定的规律可循”,章慧芳表示。

  “有德者”vs“有智者”

  “你别无选择、无处可逃,你要老老实实去做,自己的心亮亮的,同时照亮很多人,相互照亮就能让这个世界变得更好”,一席真挚的话,道出了宋卫平的人生境界。

  在退出之际,宋卫平发文称,“天下本一家,有德者掌之”。可是,在道德上无可挑剔的宋卫平,最终还是将绿城拱手让出。这天下,“有德者”掌控的一路艰辛。或许,唯有能机智应对市场的“有智者”才能笑道最后。

  宋卫平在评价接班人孙宏斌时表示,“他心智比我高”。在表达完对市场环境和行业的不满之后,他也大刺刺的对媒体表示,“孙宏斌不在乎这些,所以他可以继续做下去。”

  同样的性情中人和理想主义,让宋卫平对孙宏斌报以信任和赏识,而孙宏斌的变通,则是宋卫平自认不具备的。

  在杭州当地一些业内人士眼中,绿城不够尊重市场,“绿城可能想做的是引领市场,我认为好的东西,你来买单就行了,不像有些房企是主动适应市场,市场需要什么企业就提供什么。”

  在上述人士看来,这种模式在一定时期是可以让企业走在前面的。但是在市场发生变化时,若不对发展模式和管控风格加以变通,就难免受到影响。

  这不禁让人想起了传奇产品教父——乔布斯。而更为巧合的是,不少业内人士在谈及宋卫平时,也将其与乔布斯做某种意义上的比较。“乔布斯也是很偏执的人,但这种偏执往往会创造出一代传奇,市场最珍贵的价值也是这类人创造的。”

  在宋会雍看来,面临大众的产品,相对比较安稳,就算市场环境不好,活的也还不错,但是却也往往难以创造出常人难以企及的高度。越到顶峰风险越大。

  浸淫市场多年的一位业内人士将宋卫平和绿城的经历归因于命数,坚持如宋卫平,成功和失败的机会对半开,当人的努力达到一定极限时,就看运气,这非个人所能掌控。

  尽管宋卫平的退出让外界对绿城的发展模式提出质疑和反思,但从绿城和宋卫平的众多拥趸来看,宋卫平在市场上并非难以立足。“人性空间是多样性的,宋卫平这种类型的人同样能在市场上得到应和者,市场上会有很多人尊重他。”

  哪一种发展模式或者类型都无所谓好坏。不过,赢得天下,或许还是需要灵活应变的技巧和出世与入世的豁达。就像有业内人士评价,宋卫平是一代枭雄的角色,但能一统江湖的集大成者,还是万科这种类型的房企。

  如今,退出绿城的宋卫平专注养老、代建、现代农业,新团队采用新名称蓝城。据了解,蓝城的首个养老地产项目——绿城·乌镇雅园将在今年秋季开张,这是一种新的模式,从营造到后期的运营,包括后期的护理,都将达到中国第一流的水平。宋卫平另辟领域,依然坚守自己的普世价值观。

相关标签: 宋卫平      卫平         理想         是要   市场      
AD:

相关文章

免责声明: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,与99品牌网无关。其原创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站证实,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、文字的真实性、完整性、及时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,请读者仅作参考,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。

网友评论

互动邮箱:
hudong@99ppw.com
99品牌网官方微博:
http://weibo.com/99ppw/

扫一扫
有惊喜